中年机体高血压或与晚年大脑损伤风险增加直接相关!

2020年11月29日 讯 /医药达1YAODA/ --近日,一项刊登在国际杂志European Heart Journal上题为“Midlife blood pressure is associated with the severity of white matter hyperintensities: analysis of the UK Biobank

参考资料:

【1】Karolina Agnieszka Wartolowska, Alastair John Stewart Webb. Midlife blood pressure is associated with the severity of white matter hyperintensities: analysis of the UK Biobank cohort studyEuropean Heart Journal (2020). DOI: 10.1093/eurheartj/ehaa756

【2】High blood pressure in midlife is linked to increased brain damage in later life

by European Society of Cardiology

2020年11月29日 讯 /医药达1YAODA/ --近日,一项刊登在国际杂志European Heart Journal上题为“Midlife blood pressure is associated with the severity of white matter hyperintensities: analysis of the UK Biobank cohort study”的研究报告中,来自牛津大学等机构的科学家们通过研究发现,在老年人群中,血压高于正常水平或与更广泛的脑部损伤有关。

尤其是,研究者还发现,50岁之间机体的舒张压与晚年之后大脑损伤之间存在很强的关联性,即使其舒张压被认为处于健康范围内。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对来自生物样本库、年龄在40-69岁之间的37041名参与者进行研究,同时收集了这些参与者的MRI脑部扫描数据,研究人员寻找了名为白质高信号(WMH,white matter hyperintensities)的大脑损伤,这些损伤在MRI脑部扫描中显示为较亮的区域,其揭示了大脑中小血管的损伤,而且会随着年龄和血压的增加而增加,此外,研究者还发现,WMH还与中风、痴呆症、机体残疾、抑郁症和思维能力下降的风险相关。

研究者Wartolowska说道,并不是所有人都会随着年龄增长出现这些变化,但65岁以上的人群中有50%的人都会出现这些变化,而80岁以上的大多数人即使没有高血压也会出现这些变化,但随着机体血压的升高,患者更容易出现这些变化,而且也会变得越来越严重。当这些参与者于2006年3月至2010年10月被招募到英国生物样本库时,研究人员就收集了他们的信息,接下来研究者从2014年8月至2019年10月收集了包括MRI扫描数据在内等数据。此外研究者对相关信息进行了调整,包括年龄、性别、诸如吸烟和糖尿病等风险因素、舒张压和收缩压等;收缩压是指每次心脏跳动时机体所能达到的最高血压,其是血压测定的最高数值。

图片来源:CC0 Public Domain

研究者表示,为了比较不同个体之间的白质高信号(WMH),并针对人们大脑尺寸不同的事实进行调整分析,他们用WMH的体积除以大脑中白质的总体积,这样一来就能够分析WMH的负荷,也就是WMH体积在白质总体积中的占比。研究者发现,较高的WHM负荷与当前机体的收缩压密切相关,但最强的关联是过去个体机体的收缩压,尤其是当其在50岁以下时;任何血压的升高(甚至低于收缩压140mmHg和舒张压低于90mmHg的治疗阈值)都与WMH的升高直接相关,尤其是对于服用药物来治疗高血压的人群。

在正常范围内收缩压每增加10mmHg,WMH的负荷比例平均(中位数)就会增加1.126倍,而舒张压每增加5mmHg,WMH的负荷比例平均(中位数)就会增加1.106倍,在WMH负荷最高的前10%的人群中,24%的负荷可归因于机体的收缩压高于120mmHg,7%的负荷可归因于舒张压高于70mmHg,这或许就反映了在老年人群中,收缩压升高的发生率或许高于舒张压的发生率。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取得了两项发现,首先,40岁和50岁人群机体的舒张压与多年后其大脑中更广泛的脑损伤有关,这意味着不仅仅是收缩压,舒张压对于预防脑组织损伤也非常重要。很多人会认为高血压和中风是老年人的疾病,但本文研究结果指出,如果我们想要在60岁和70岁时保持健康大脑的话,我们可能就要确保机体血压(包括收缩压)在我们机体40岁和50岁时保持在一个健康的范围内。第二个重要的研究发现就是,任何超过正常范围的血压升高都与大脑中较多的白质增多有关,这就表明,在达到治疗高血压的标准之前,即使是轻微的血压升高,也会对大脑的脑组织产生破坏性的影响。

为了能在老年阶段最好地预防白质高信号,特别是在中年早期控制舒张压,即使舒张压低于90mmHg,而在晚年控制收缩压可能更重要,中年血压的影响和晚年所产生的危害之间的时间间隔较长,这也强调了长期控制血压的重要性,而且本文研究必须考虑到中年时经常出现的无症状问题所产生的长期效应。研究者表示,WMH发生的潜在机制包括,随着时间的推移持续升高的压力会直接导致血管损伤,从而损伤大脑中脆弱的血管,这就会导致血管内膜渗透从而诱发WMH,另外,舒张压可能会使大血管随着时间推移而变得更加僵硬,从而增加了血压对大脑的脉动(pulsations),进而就会导致每次心脏跳动时血压升高,血压变快,心脏跳动之间血流量过低,从而导致白质受损。

由于MRI扫描只有一个时间点,研究人员无法直接对WMH进行定量,而本文研究其它的局限性还包括需要进一步分析确定白质不同区域之间的差异,尽管研究人员已经揭示了吸烟和糖尿病之间的关联,但潜在复杂的风险因素之间的相互作用还需要进一步进行研究分析,包括高胆固醇水平、肥胖和肾脏问题等。(医药达1yaoda.com)

0 回复

发表评论

想参加讨论吗?
随时做出贡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