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抗鸡尾酒!礼来/GSK/Vir组合bamlanivimab/VIR-7831治疗低风险COVID-19显著降低病毒载量!

双抗鸡尾酒!礼来/GSK/Vir组合bamlanivimab/VIR-7831治疗低风险COVID-19显著降低病毒载量!

在持续高病毒载量的低危患者中,治疗第7天,与安慰剂相比,双抗鸡尾酒将病毒载量显著降低70%。

原文出处:Lilly, Vir Biotechnology and GSK Announce Positive Topline Data from the Phase 2 BLAZE-4 Trial Evaluating Bamlanivimab with VIR-7831 in Low-Risk Adults with COVID-19


2021年03月29日/医药达1YAODA/--礼来(Lilly)与Vir生物技术公司和葛兰素史克(GSK)近日联合宣布了扩大的2期BLAZE-4试验的顶线数据,该试验研究了患有轻度至中度COVID-19的低风险成人患者。结果显示,该试验达到了主要终点:在治疗第7天,与安慰剂相比,bamlanivimab(LY-CoV555)700mg剂量与VIR-7831(GSK4182136)500mg剂量联合用药使持续高病毒载量(>5.27,循环阈值<27.5)相对降低70%(p<0.001)。
此外,在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病毒载量从基线检查到第3、5、7天平均变化的关键病毒学次要终点方面,与安慰剂相比,bamlanivimab与VIR-7831联合用药使病毒载量在统计学上显著降低。到第29天,2个研究组均没有出现与COVID-19相关的住院或死亡(次要终点)。研究中,有1例患者(治疗组)因COVID-19相关症状到急诊室就诊。bamlanivimab与VIR-7831联合用药没有发生严重不良反应。
bamlanivimab和VIR-7831是2款单克隆抗体,与SARS-CoV-2棘突蛋白的不同区域结合。临床前数据表明,同时使用这2种抗体可能针对目前对bamlanivimab具有耐药性的SARS-CoV-2变体提供保护。
基于上述数据,3家公司计划与包括美国FDA在内的全球监管机构就bamlanivimab与VIR-7831联合应用治疗COVI-19的可能性进行磋商。

礼来首席科学官兼礼来研究实验室总裁Daniel Skovronsky医学博士表示:“持续高病毒载量的降低是一个重要的病毒学终点,这在礼来的2期BLAZE-1试验中得到了证实,随后在3期试验中得到了验证,这与COVID-19相关的高危患者住院和死亡的临床结局密切相关。这些病毒学数据支持了我们的信念,即bamlanivimab和VIR-7831联合应用可能是治疗COVID-19方面一个很有希望的选择。”
Vir首席执行官George Scangos博士表示:“对2种具有不同耐药特性的抗体进行病毒学评估,是我们抗击COVID-19大流行方面一个令人鼓舞的进展。在COMET-ICE试验中,VIR-7831显示出阳性结果,最近的临床前数据表明VIR-7831对当前的流行的病毒变体保持活性。现在,有了这些来自BLAZE-4试验的令人兴奋的新数据,我们相信VIR-7831在单药治疗和与其他单抗联合治疗中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我们期待着与FDA继续就VIR-7831作为单一疗法和与bamlanivimab联合用药进行对话。”
葛兰素史克首席科学官兼研发总裁Hal Barron博士表示:“这些来自BLAZE-4试验的早期数据,加上COMET-ICE试验的结果表明,使用VIR-7831可使病情进展至住院或死亡减少85%,这支持了我们的假设,即通过靶向高度保守的表位,VIR-7831可能有助于给患者带来治疗益处。我们正在继续与监管机构合作,将VIR-7831作为一种单一疗法,并可能与其他单克隆抗体联合应用于有需要的患者。”

VIR-7831(GSK4182136,图片来源:pharmaintelligence.informa.com)
VIR-7831是一种具有双重作用的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单克隆抗体。临床前数据表明,VIR-7831同时具有阻断病毒进入健康细胞、清除受感染细胞的潜力。VIR-7831能够与SARS-CoV-2和SARS-CoV-1(引起SARS的病毒)共有的一个表位结合,表明该表位高度保守,这可能使抗药性的产生更加困难。VIR-7831融入了Xencor公司的Xtend技术,也被设计用于在肺部实现高浓度,以确保最佳穿透受SARS-CoV-2影响的气道组织,并具有延长的半衰期。
就在最近,葛兰素史克与Vir向美国FDA提交了一份申请,请求授予VIR-7831紧急使用授权(EUA):用于治疗存在进展到住院或死亡风险的轻度至中度COVID-19成人和青少年(12岁及以上,体重至少40公斤)。双方将继续与欧洲药品管理局(EMA)和其他全球监管机构讨论,尽快向COVID-19患者提供VIR-7831。
FDA EUA提交资料是基于对COMET-ICE(COVID-19单克隆抗体疗效试验-早期护理意向)3期试验的疗效和安全性数据的中期分析。该试验评估了VIR-7831作为单药疗法,用于有住院高风险的COVID-19成人患者早期治疗的疗效。中期分析的结果,基于583例参与试验的患者数据。数据显示,该试验达到了主要终点:与安慰剂组相比,VIR-7831治疗组患者住院或死亡减少了85%(p=0.002)。因此,独立数据监测委员会(IDMC)建议,由于有证据表明疗效显著,停止该试验。

bamlanivimab(LY-CoV555)是一种针对SARS-CoV-2棘突蛋白的强效、中和性IgG1单克隆抗体。其研发旨在阻止病毒附着和进入人体细胞,从而中和病毒,潜在地预防和治疗COVID-19。bamlanivimab源自于礼来与AbCellera开发抗体疗法从而预防和治疗COVID-19的研究合作。在AbCellera发现并由国立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疫苗研究中心的科学家们进行测试之后,礼来的科学家们在不到3个月的时间里迅速开发了这款抗体,该抗体是从美国第一批COVID-19康复患者身上采集的一份血液样本中鉴定出来的。


今年2月,美国FDA授予中和抗体etesevimab 1400mg和bamlanivimab 700mg双抗体疗法的紧急使用授权(EUA)。该疗法被授予用于治疗伴有进展为重度COVID-19和/或住院风险的12岁及以上轻中度COVID-19患者。患者在确诊COVID-19、并在出现症状后10天内,应该尽快通过单次静脉注射进行etesevimab和bamlanivimab双抗体治疗。此外,FDA已批准将bamlanivimab单药以及etesevimab和bamlanivimab双抗体疗法的输注时间分别缩短至16分钟或21分钟,明显少于早前批准的60分钟时长。这一改变响应了一线负责注射给药的护士和医生的反馈,旨在减轻医疗系统负担。
etesevimab(JS016或LY-CoV016)是君实生物与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IMCAS)携手开发的一款重组全人源单克隆中和抗体,以高亲和力特异性结合SARS-CoV-2表面刺突蛋白受体结合域,并能有效阻断病毒与宿主细胞表面受体ACE2的结合。礼来制药从君实生物引进etesevimab,君实生物继续主导大中华地区的开发活动,礼来制药主导全球其他地区的开发活动。(医药达1yaoda.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