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ce子刊:新研究揭示高水平的SVEP1蛋白促进动脉粥样硬化

Science子刊:新研究揭示高水平的SVEP1蛋白促进动脉粥样硬化

高胆固醇是最常见的动脉粥样硬化的原因,这种动脉硬化会增加心脏病发作和中风的风险。如今,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美国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医学院的研究人员鉴定出一个基因,它可能在冠心病中起着独立于胆固醇水平的因果作用。该基因还可能在相关的心血管疾病(包括高血压和糖尿病)中发挥作用。相关研究结果发表在2021年3月24日

参考资料:

In-Hyuk Jung et al. SVEP1 is a human coronary artery disease locus that promotes atherosclerosis. 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 2021, doi:10.1126/scitranslmed.abe0357.

Independent of cholesterol, gene variants raise risk of heart disease, diabetes, high blood pressure
https://medicalxpress.com/news/2021-03-independent-cholesterol-gene-variants-heart.html

2021年3月29日讯/医药达1YAODA/---高胆固醇是最常见的动脉粥样硬化的原因,这种动脉硬化会增加心脏病发作和中风的风险。如今,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美国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医学院的研究人员鉴定出一个基因,它可能在冠心病中起着独立于胆固醇水平的因果作用。该基因还可能在相关的心血管疾病(包括高血压和糖尿病)中发挥作用。相关研究结果发表在2021年3月24日的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期刊上,论文标题为“SVEP1 is a human coronary artery disease locus that promotes atherosclerosis”。

这些研究人员在研究小鼠和人类的遗传数据时发现,这个称为SVEP1的基因能制造一种促进动脉中斑块形成的蛋白。相比于具有SVEP1的两个拷贝的小鼠,在缺少SVEP1的一个拷贝的小鼠中,动脉中的斑块要少一些。他们还选择性地减少了小鼠动脉壁中的这种蛋白,这进一步降低了动脉粥样硬化的风险。

在评估人类遗传数据时,这些研究人员发现,影响体内这种蛋白水平的基因变异与动脉中斑块形成的风险相关。在遗传上高水平的这种蛋白意味着更高的斑块形成风险,反之亦然。同样,他们发现这种蛋白水平越高,患糖尿病和高血压的风险就越高。

论文通讯作者、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医学院的心脏病学家Nathan O. Stitziel博士说,“心血管疾病仍然是全球最常见的死亡原因。心血管疾病治疗的一个主要目标适当地集中在降低胆固醇水平上。但一定有一些心血管疾病的原因与血液中的胆固醇或脂质无关。我们可以将胆固醇降低到很低的水平,但有些人仍有未来冠状动脉疾病事件的残余风险。我们正试图了解还有什么其他的情况,以便我们也可对此加以改进。”


一项新研究发现了一个称为SVEP1的基因,它能制造一种独立于胆固醇的影响冠状动脉疾病风险的蛋白。在动脉粥样硬化产生过程中,SVEP1诱导血管平滑肌细胞增殖。图片中所示的是来自小鼠主动脉的动脉粥样硬化斑块的染色切片,主动脉是体内最大的动脉。血管平滑肌细胞用红色显示;增殖中的细胞用青色显示;任何细胞的细胞核用蓝色显示。图片来自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 2021, doi:10.1126/scitranslmed.abe0357

这并不是第一个发现与心血管疾病有关的非脂质基因。不过,这些研究人员表示,这一发现令人兴奋的方面是,它更适合于在未来开发新的疗法。

这些研究人员进一步发现这种蛋白是一种复杂的结构分子,由位于血管壁上的血管平滑肌细胞制造。他们证实这种蛋白能促使动脉壁上的斑块发生炎症,并使斑块变得不稳定。不稳定的斑块特别危险,因为它可能会破裂松动,引发血栓的形成,从而导致心脏病发作或中风。

论文共同第一作者、Stitziel实验室研究员In-Hyuk Jung博士说,“在动物模型中,我们发现这种蛋白诱导动脉粥样硬化并促进不稳定斑块的形成。我们还看到,它增加了斑块中炎症免疫细胞的数量,减少了胶原蛋白,而胶原蛋白在斑块中具有稳定功能。”

根据Stitziel的说法,之前发现的其他独立于胆固醇的提高心血管疾病风险的基因似乎在体内具有广泛的作用,因此如果为了预防心血管疾病而被阻断,更可能产生深远的不良副作用。这些研究人员表示,虽然SVEP1是胚胎早期发育所需的,但消除成年小鼠体内的这种蛋白似乎并无害处。

论文共同第一作者、Stitziel实验室博士生Jared S. Elenbaas说,“人类遗传数据显示,这种蛋白在普通人群中自然存在的范围很广,这表明我们可能能够以一种安全的方式改变它的水平,并可能减少冠状动脉疾病。”

Stitziel团队正在进行的研究工作集中在寻找阻断这种蛋白或降低它的水平的方法,努力找到潜在治疗冠心病、高血压和糖尿病的新型化合物或方法。(医药达 1yaoda.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