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nt Pharmacol:急性鼻窦炎的鼻内与神经源性硬膜炎的关系

鼻腔和鼻窦疾病,比如过敏性鼻炎、鼻窦炎或某些解剖缺陷,往往与短暂或持续的头痛有关。另一方面,偏头痛患者常表现出鼻窦部位的疼痛和典型的鼻腔自主神经症状,包括了充血和鼻出血。鼻腔或鼻窦疾病与头痛的融合机制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他们的数据表明了鼻腔深部和鼻旁结构的炎症刺激会引发远处的颅内变化,且与三叉神经系统激活有关。研究人员推测这一现象可以解释鼻腔/鼻旁炎症性疾病与偏头痛的重叠症状和合并症。

原始出处:

Luka Lovrenčić , Ivica Matak , Zdravko Lacković et al. Association of Intranasal and Neurogenic Dural Inflammation in Experimental Acute Rhinosinusitis. Front Pharmacol. 2020

 

鼻腔和鼻窦疾病,比如过敏性鼻炎、鼻窦炎或某些解剖缺陷,往往与短暂或持续的头痛有关。另一方面,偏头痛患者常表现出鼻窦部位的疼痛和典型的鼻腔自主神经症状,包括了充血和鼻出血。鼻腔或鼻窦疾病与头痛的融合机制尚不清楚。最近,有研究人员调查了鼻窦炎症性疼痛与三叉神经血管系统激活的常见预临床指标,如硬脑膜神经源性炎症(DNI)和脑干痛觉核的神经元激活的关联。

研究人员在大鼠上颌窦和鼻腔边缘灌注福尔马林(2.5%/10 μl)或辣椒素(0.1%/10 μl)来诱发鼻腔和鼻旁腔炎症和疼痛。研究结果表明,辣椒素和福尔马林给药后,增加了鼻腔粘膜和硬膜的血浆蛋白外渗。鼻粘膜中血浆蛋白外渗的强度与硬膜中的外渗相关。相似地,面部疼痛强度与三叉神经核(TNC)中痛觉神经元c-Fos的激活相关。

福尔马林(2.5%)或辣椒素(0.1%)对鼻深部粘膜的局部刺激可诱导鼻粘膜和颅骨硬膜的血浆蛋白外渗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他们的数据表明了鼻腔深部和鼻旁结构的炎症刺激会引发远处的颅内变化,且与三叉神经系统激活有关。研究人员推测这一现象可以解释鼻腔/鼻旁炎症性疾病与偏头痛的重叠症状和合并症。

0 回复

发表评论

想参加讨论吗?
随时做出贡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