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 Med深度解读!科学家发现SARS-CoV-2病毒或能感染人类口腔中的细胞!

2021年3月30日 讯 /医药达1YAODA/ --日前,一篇刊登在国际杂志Nature Medicine上题为“SARS-CoV-2 infection of the oral cavity and saliva”的研究报告中,来自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等机构的科学家们通过研究发现,引发COVID-19的病毒SARS-CoV-2或能感染口腔中的细胞。众所周知,上呼吸道和肺部组织是SARS-CoV-2感染的主要部位,但有研究线索表明,该病毒还会感染机体其它部位,比如消化道、血管、肾脏等,而本文最新研究表明,SARS-CoV-2还能感染口腔;其感染机体其它多个部位的潜力或能帮助解释COVID-19患者机体所出现的广泛的疾病症状,包括味觉丧失、口干及口腔起泡等口腔症状。此外,本文研究结果还指出,口腔或许在SARS-CoV-2传播到肺部和消化系统中扮演着关键角色,而这一过程是通过富含感染口腔细胞的病毒的唾液来实现的,更好地理解口腔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或能帮助开发减少病毒在体内和体外扩散传播的新型策略。

Nature:双特异性抗体可中和治疗抵抗性的新冠病毒变种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瑞士意大利语区大学和捷克科学院生物中心等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开发出一种靶向SARS-CoV-2病毒上的两个位点的抗体,从而防止这种病毒发生抵抗治疗的突变。相关研究结果于2021年3月25日在线发表在Nature期刊上,论文标题为“Bispecific IgG neutralizes SARS-CoV-2 variants and prevents escape in mice”。他们发现这种抗体能强效中和SARS-CoV-2及其变种,并能保护小鼠免受COVID-19的侵害。

Cell论文解读!新研究揭示突变如何让新冠病毒逃避免疫防御

绝大多数感染SARS-CoV-2的人都能清除这种病毒,但那些免疫力受损的人---如因自身免疫性疾病而服用免疫抑制药物的人---会成为慢性感染者。因此,他们的免疫防御能力减弱,虽然能够继续攻击这种病毒,却无法完全消灭它。这种人类宿主和病原体在生理学上的争夺战为了解SARS-CoV-2如何在免疫压力下生存并适应这种压力提供了宝贵的机会。

Science:更稳定的刺突蛋白解释了新冠病毒D614G变种更快传播

快速传播的英国、南非和巴西冠状病毒SARS-CoV-2变体引起了人们对COVID-19疫苗是否能保护他们的关注和质疑。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美国波士顿儿童医院和哈佛医学院等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分析了SARS-CoV-2刺突蛋白的结构如何随着D614G突变---所有三种变体所携带的一种突变---发生变化,并显示了为什么这些变体能够更快地传播。相关研究结果于2021年3月16日在线发表在Science期刊上,论文标题为“Structural impact on SARS-CoV-2 spike protein by D614G substitution”。论文通讯作者为波士顿儿童医院的Bing Chen博士。

Nature论文解读!我国科学家揭示抗麻风药物氯法齐明有望治疗新冠肺炎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中国香港大学和美国桑福德-伯纳姆-普利贝斯医学发现研究所等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发现已被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批准并列入世界卫生组织(WHO)基本药物清单的抗麻风药物氯法齐明(clofazimine)对SARS-CoV-2表现出强大的抗病毒活性,并能防止与重症COVID-19相关的过度炎症反应。基于这些发现,一项评估氯法齐明作为家庭治疗COVID-19的2期临床试验可能可以立即开始。相关研究结果于2021年3月16日在线发表在Nature期刊上,论文标题为“Clofazimine broadly inhibits coronaviruses including SARS-CoV-2”。论文通讯作者为香港大学的Ren Sun和Kwok-Yung Yuen以及桑福德-伯纳姆-普利贝斯医学发现研究所免疫与致病项目主任Sumit Chanda博士。

Science论文解读!间隔接种COVID-19疫苗有好处,但长期结果取决于强大的免疫力

推迟第二剂COVID-19疫苗的接种时间,应该可以在短期内减少病例数。但是,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和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等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发现长期的病例负担和SARS-CoV-2病毒“逃逸”免疫的进化潜力将取决于自然感染和一到两剂疫苗接种所产生的免疫反应的强大程度。相关研究结果近期发表在Science期刊上,论文标题为“Epidemiological and evolutionary considerations of SARS-CoV-2 vaccine dosing regimes”。

Nature:新冠病毒D614G突变增强这种病毒的复制和传播

在诸如英国变体B.1.1.7之类的冠状病毒SARS-CoV-2变体出现之前,称为D614G的SARS-CoV-2变体(即携带D614G突变的SARS-CoV-2病毒)已经从引发SARS-CoV-2大流行的原始病原体中突变出来。D614G已经迅速扩散成为全球范围内数量最多的变体,而且在所有新出现的变体中都保留了这种D614G突变。

Science:我国科学家发现一些新设计的主蛋白酶抑制剂可在体外和转基因小鼠模型中抑制新冠病毒感染

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导致2019年冠状病毒病(COVID-19),如今正在全球肆虐。疫苗是控制大流行迫切需要的必要对策。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针对任何冠状病毒的预防性治疗方法获得批准,而且虽然有几款针对SARS-CoV-2的有效且广泛可用的疫苗上市,但是随着病毒变种的不断出现以及疫苗分配的混乱和疫苗产量的限制,疫苗是否真正起到抑制SARS-CoV-2进一步传播还是一个未知数。因此,开发新的治疗和预防方法仍然是至关重要的。

PNAS解读!深入揭示B细胞的奥秘及人类为何会产生数以万亿计的抵御疾病的特殊抗体!

2021年2月24日 讯 /医药达1YAODA/ --近日,一篇刊登在国际杂志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上题为“Permissive selection followed by affinity-based proliferation of GC light zone B cells dictates cell fate and ensures clonal breadth”的研究报告中,来自克里克研究所等机构的科学家们通过研究揭示了B细胞的奥秘以及为何人类机体会产生数以万亿计的能抵御病毒的抗体。B细胞和抗体的产生曾经是生物学家和临床医生认为的神秘话题,但在一场夺去了200多万人生命的全球流行病的控制下,对抗体和免疫反应的担忧已经成为了每天新闻报道里的主题。

PNAS:心脏病药物苄普地尔在体外有效抑制SARS-CoV-2入侵人体细胞

在过去的20年里,有三种人畜共患的β冠状病毒进入人类群体,引起严重的呼吸道症状,死亡率很高。COVID-19大流行是由SARS-CoV-2引起的,SARS-CoV-2是这三种冠状病毒中最容易传播的一种。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针对任何冠状病毒的预防性治疗方法获得批准,而且虽然有几款针对SARS-CoV-2的有效且广泛可用的疫苗上市,但是随着病毒变种的不断出现以及疫苗分配的混乱和疫苗产量的限制,疫苗是否真正起到抑制SARS-CoV-2进一步传播还是一个未知数。因此,开发新的治疗和预防方法仍然是至关重要的。